第228章 我粉的甜妹是太妹_我在人间直播算命[玄学]最新章节目录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第228章 我粉的甜妹是太妹

第(1/3)页

为了防。盗,  而且不影响大家阅读,这个章节正文今天暂时放在文章最前面的作者有话说里面啦,  记得打开作者有话说呀。作者有话说不收费,  正文也是优惠价。总之购买一点也不亏。

        后面的章节都是正常的,啾咪。

        作品只在晋。江文学城发表,其他网站的书情节不同,  不是本人创作,与我无关。作者码字不易,  请支持一下,谢谢啦。

        《宫廷御厨的饭馆》

        在徐母准备离开的时候,  齐雪从门口走了进来。徐母见宴会的主人进来了,  出于礼貌着想,  只好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齐雪长得极美,  徐母认识她,或者说,这个圈子里没人不认识齐雪。徐母曾经远远看过齐雪和她的老公,郎貌女貌,一对壁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盛家最令人称道的不只是财富地位,而且是有名的美人家族,他们家族没有长得难看的人。让旁人不得不感叹老天的不公平,给了盛家如此财富,何必再给这样的样貌。

        徐母记得,齐雪的儿子盛星好像去参加选秀了,人气最高,  快要c位出道了。自己的侄女每天都在她耳边不停叨叨盛星好帅。她陪着侄女看了一期选秀,  听到盛星说自己从小就是家族里最丑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太太见到齐雪之后,  立马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  殷勤地说:“盛太太,你终于回来了,我准备了甜品,你尝尝味道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齐雪在主位上坐了下来,看着面前洒满金箔的熔岩蛋糕,好看的眉头皱了皱:“这只是一次小聚会,你准备的东西未免隆重了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太太闻言有些尴尬,为自己解围:“我平日里很朴素的,只是最近刚好认识了一位糕点师,想让你们试试他的手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齐雪拿起旁边的勺子试了一口熔岩蛋糕,比较满意:“味道确实不错,巧克力应该用的是法芙娜的顶级黑巧,酸味,甜味和苦味的比例掌握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太太笑着说:“盛太太你真有眼光,从巧克力到奶油,从蛋糕到冰淇淋,这块熔岩蛋糕用的都是顶级材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齐雪微微颌首:“劳你破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太太摆摆手,心里十分得意:“不贵,大家吃的开心最重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母本以为齐雪来之后,李太太就会放过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李太太不想这么放过徐母:“徐太太别走,你不是说带了月饼么?正好要到中秋节了,我很想吃月饼。盛太太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齐雪放下了勺子点了点头,对徐母说:“你让我想起来,我今年还没有去买月饼。我想试试你带来的月饼,可以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剩下的人听完齐雪的话,都向徐母投来了好奇的目光,或期待或玩味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觉得自己逃过一劫的徐母僵在了原地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母一边以极其慢的速度将包装袋打开,露出了里面的冰皮月饼,一边给其他人打起了预防针,为想象中的社会性死亡做铺垫:“我带的东西和你们带的不一样,我带的东西比较家常,你们要是吃不惯可以不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齐雪笑着说:“没事,心意比什么都重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太太看着徐母忐忑的表情和手里简陋的包装袋,内心十分高兴,觉得对方马上就要出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宴会是盛太太举办的,盛太太的品位肯定不是一般的高。对方比较清高,很少参加富太太们之间的聚会,这次是难得的能接近盛太太的机会。她特意托人打听了盛太太的喜好,得知对方喜欢长相漂亮的甜品,于是赶忙订了这份熔岩蛋糕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盛太太一开始说有些隆重了,但是从她吃熔岩蛋糕的反应看,盛太太对这份熔岩蛋糕还是很满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盛太太一吃熔岩蛋糕,就能吃出其中巧克力的品种,说明对方在吃上面十分讲究。普通的月饼怎么可能打动齐雪?

        李太太看着徐母慢慢打开包装袋,然后缓缓拿出了里面的冰皮月饼,在每个人面前都放了两块冰皮月饼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太太根本没看自己面前的冰皮月饼,反而一直盯着齐雪。齐雪盯着面前盘子里的冰皮月饼,一声都没吭。  看来盛太太果然不喜欢这份冰皮月饼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太太得意地笑了笑:“盛太太,你要是不喜欢这款月饼的话,我替徐太太向你道歉,毕竟她是个外来人,不懂您的喜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太太不停说话,见对面的徐母被她说得脸色越来越差,心情更加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道在她话音刚落的同时,齐雪看着面前的冰皮月饼说:“我没有不喜欢这块月饼,这块月饼很好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齐雪甚至拿起了冰皮月饼,隔着包装袋不停观察着月饼,目光没有从冰皮月饼上离开过,明显能看得出比对熔岩蛋糕要热情得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太太:“???”

        齐雪的目光最后落在月饼最显眼的花纹上:“这个玫瑰花纹单独拿出来都可以当一幅画了,设计这个玫瑰的人很有水平。只是雕刻模具的人做得不好,有些细节做得太粗糙了。如果能找到一个更好的雕刻师,这个花纹的完成度会更高,更加赏心悦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齐雪是海大的艺术学院的教授,师从国画大师,鉴赏能力自然不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齐雪这么说,其他的贵妇人不管是看得出来还是看不出来,都纷纷附和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微知著,齐雪在心里对设计这个花纹的人在国画上的造诣给出了很高的评价,内心不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记住手机版网址:m.xlwwx.net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